我朋友圈裏的一個女生,活像電視劇一樣。剛認識她dermes 投訴的時候,她在日本的一間料理店裏幫忙,放棄了上海穩定的工作。加了微信以後,發現她今天在京都,下周又去了北海道,追尋日本美食的腳步,有時候與店主談得投緣,就去幫忙,人家管吃,她不要錢,學幾招廚藝。  她想開日料店,因為投資大,放棄了。後來又去了印度、肯雅。我知道她不是白富美,有時候為她揪心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上岸。  有一天,她忽然發微信給我,說她來武漢了,在地質大學學習珠寶鑒定。第二年,她開了微店。第三年,有了南京的實體店,專賣非洲的蜜蠟、瑪瑙。我說你運氣太好了,隨便就玩出了兩家店。  “我一直在路上找機會啊。”她笑嘻嘻地說。  做白領的那幾年,她是一個標準的宅女。生活單調無聊,工作早早碰到了天花板,想要改變,卻真是“晚上想想千萬路,白天繼續走原路”。  “那段時間真的很懈怠,戀愛都懶得談。直到有個同學來上海玩,住在台灣套票我家,看到我的生活狀態,嚴肅地說,小秋,你躺在家裏是不會遇到好運的。”  從那以後,每當她在家裏焦慮萬分的時候,就想到朋友這句話。她逼自己走出去,先是報了日語班,也不知道目的是什麼,只是看同事中有人在學,就跟著去了。然後找機會,去了日本。  開始的幾年,基本處在做什麼都不行的狀態。收入沒有以前高,雖然見了很多世面,但也只是自己覺得自己更好了,並沒有帶來人生的轉折,更別提收益了。  直到去肯雅的飛機上,遇到了現在的合夥人,她的好運才真正到來。  小秋說人生就是這麼奇妙。那些兜兜轉轉的彎路、挫折與失敗,當初只覺得鬱悶沮喪,直到pola 防曬有一盞燈,忽然點亮的時候,你才意識到之前在黑暗中穿行,是為了遇到今天的光亮。如果沒有那些經歷,你也抓不住今天的光。